手机扫码接着看

【搏者张松溪传】

作者:张永春|分类:内家拳法|标签:内家拳 张松溪

u=3866472259,1476449779&fm=26&gp=0.jpg

明万历年间 首辅大臣 沈一贯(1531-1615)

         明 · 沈一贯《喙鸣文集》


         我乡弘正时。有边诚。以善搏[文]闻。嘉靖末又有张松溪。名出边上。张衣工[章]也。其师曰孙十三老。大梁街人。性麤戆。[来]张则沈毅寡言。恂恂如儒者。

        张大司马罢而家居。引体抗然坐之上座。云[自]边师之徒袒裼扼捥。嗔目语难。张乃摄衣冠[ ]。不露肘。边师喜授受。显名当世。而张常[w]自匿人。求见辄谢去。边师之美技。进退开[u]辟。有绪如织。而张法直截。尝曰。一捧一[s]痕。吾犹轻之。胡暇作此  闲事。边尝北游。值六马驾。负其力。肩之[h]不胜。出于轮而病伛。有少林僧数十辈。寻[u]边。边迁延之。至日晡与斗。烛入灭烛。而[o]跃坐梁上。观诸僧自相击。于暗中而乘其毙[n]。大抵间用术。

        倭乱时。少林僧七十辈。至海上求张。张匿不见。好事少年怂恿之。僧寓迎凤桥酒楼。张与少年窥其搏。失哂。僧觉遮之。张曰。必欲一试者。须呼里魁。合要死无所问。张故孱然中人耳。僧皆魁梧健力。易之。诺为要。张衣履如故。袖手坐。一僧跳跃来蹴。张稍侧身。举手而送之。如飞丸度窗中。堕重楼下。几死。盖其法。云搏。举足者最下。易与也。

        张尝被监司征使教战士。终不许。曰。吾盟于师者严。不授非人。张尝踏青 郊外。诸少年邀之。固不许。还及门。诸少年戒守者。毋入张。闭之月城中。罗拜曰。今进退无所。且微观者。愿卒惠之。张不得已。许之。门多圜石。可数百斤者。命少年累之。累之不能定。张手定之。稍支以瓦。而更累一于其上。祝曰。吾七十老人。无所用。傥直劈到底。供诸君一哂。可乎。举左手。侧而劈之。三石皆分为两。

        张终身不娶。无子。事母以孝。闻死于牖下。所教徒。仅仅一二。又不尽其法。

        余尝从其徒问之。曰。吾师尝观矛师。矛师夸吾师。曰。何如。师曰。吾不知。吾党问之。师曰。夫刺。则刺矣。而多为之拟。心则歧矣。尚得中耶。余闻而憬然。因忆往时。尝问王忠伯。边人何技而善战。忠伯言。边人无技。遇虏近三十步。始发射短兵。接直前攻刺。不左右顾者。胜瞬者。不可知。旁视死矣。今张用此法。又悟北宫黝之养勇也。不肤挠。不目逃。非谓不被人刺至挠且逃。直如飞蝇之着体。忘挠与逃。鼓精奋神。专笃无两。雷万春面集七矢而不动是矣。

        张有五字诀。曰勤。曰紧。曰径。曰敬。曰切。其徒秘之。余尝以所闻妄为之解。

        曰勤者。盖早作晏休。练手足力。少睡眠。薪水井臼必躬。陶公致力中原。而恐优逸不堪。以百甓从事。此一其素也。

        曰紧者。两手常护心胸。行则左右护胁。击刺勿极其势。令可引而还。足缩缩如有循。勿举高蹈。阔丁不丁。八不八。可亟进。可速退。心常先觉。毋令智昏。立必有依。勿处其后。众理会聚。百骸皆束。畏缩而虎伏。兵法所谓始如处女。敌人开户者。盖近之。

        曰径。则所谓后如脱兔。超不及距者。无再计。无返顾。勿失事机。必中肯綮。既志其处。则尽身中一毛孔力。咸向赴之。无参差。若猫捕鼠。然此二字。则击刺之术尽矣。

        曰敬者。儆戒自将。勿露其长。好胜者。必遇其敌。其防。其防。温良俭让。不忮不求。何用不臧。

        曰切者。千忍万忍。掐指咬齿。勿为祸先。勿为福始。勿以身轻许人。利害切身。不得已而后起。一试之后。可收即收。不可复试。虽终身不见其形。不成其名。而亡所悔。盖结冤业者。永无释日。犯王法者。终无贳期。得无慎诸。

        闻张之受于孙惟前三字。后二字张所增也。其戒心又如此。君子曰。儒者以忠信为甲胄。礼义为干橹。岂不备哉。使人畏而备之。孰与夫使人无畏而无备之为周。夫学技以备患。而虑患乃滋甚。则焉用技。恃技而不虑患。患又及之。技难言矣。故君子去彼处此。


31 07月

2017-07-31 19:58:18

浏览4989 评论0
返回
目录
返回
首页
【《宁波府志》张松溪传】 【杭州抱朴道院与全真道乐】
请先 登录 再评论,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